您的位置  首页 >> 教师天地 >> 教师作品 >> 正文
子欲养而亲不待 ——怀念我的父亲
[来源:教研室 | 作者:董 静 | 日期:2014年5月20日 | 浏览1024 次] 字体:[ ]

我的父亲离开我们已经二十多年了,但他坎坷的人生经历和对我们子女含辛茹苦的抚养过程,却依然清晰可见。

父亲是一名普普通通的小学教师。在近四十年的执教生涯中,他不仅养育了十多个儿女子孙,而且还培养了一大批学生,在庄浪县水洛城几乎无人不晓。有的家庭中的父子、母子,甚至有的家庭中子孙三代都是他的学生,真可谓桃李满园。在庄浪县及平凉地区的教育史上和书法领域,我的父亲是占有一席之地的。

父亲三岁离母,八岁丧父。全靠哥嫂抚养成人。幼年时候的父亲,刻苦好学。由于家境贫寒,买不起笔墨和纸张,他就用毛线头自制毛笔,用泥水当墨汁,将庭院打扫干净,一遍又一遍反反复复地练,为了练好一个字,有时连饭都顾不上吃,一口气练好几百遍,最终练得一手好字。父亲的正楷书法苍劲而有力,凝练而深重,工整而清秀,会欣赏书法的行家,观后都会感叹:字如其人。父亲的健笔书法,透露出父亲的为人: 正直厚道,毕恭谦逊,忠实善良。面对生活的艰辛,父亲从不叫苦。他以积极向上的乐观态度,应对生活中的坎坎坷坷。在求学的道路上,父亲更是历经千辛万苦。那时候上初中要到离家几百里远的静宁一中去读(当时庄静合为一县),交通不便,大多是山路,硬是凭着两条腿来回奔波,常常在饥寒交迫中晕倒在路边,好心的过路人将他救助。这样几次三番,差点要了命。但为了完成学业,父亲还是咬牙挺过来了。

父亲先后娶了两任妻子。但各陪他十年后便都撒手人寰了。留给他的只是一个个没娘的孩子。第一个妻子留下一儿一女,小的两岁,大的八岁。他独自一人辛辛苦苦把这俩孩子抚养长大。常常是拖儿带女,但没有一天放弃教学,唯独忘了自己的个人事。一晃过了十年,有好心人撮合,他又娶了我母亲。母亲来时又带来一男两女,组成了一个有五个孩子的大家庭。在五六十年代,中国处于经济最困难时期,全国人民忍饥挨饿勒紧裤带过着极其艰辛的日子。像我们这样的大家庭,生活有多艰难,就可想而知了,但艰难的生活并没有压倒父亲。随后我母亲又一连生了四个女儿,(我排列第二)。这时候我们的家庭已经是一个拥有九个孩子的大家庭了,生活虽说清苦,但苦中有乐。然而,天有不测风云,人有旦夕祸福 。我母亲又生病住院了。父亲依然边教书,边来回奔波,往返于医院和学校之间,照顾母亲。昂贵的医药费,几乎压垮了父亲。父亲东拼西凑,凡能借到的亲戚邻人和同事朋友都借到了,但仍没有挽留住母亲的生命。又一次留给父亲四个没娘的孩子,最小的仍两岁,最大的八岁。记得母亲是一九七一年腊月初八去世的,这年的大年三十,当家家门前放鞭炮,贴对联,欢天喜地过春节时,我们一家大大小小都沉浸在失去母亲的悲痛之中,加之当时流行伤寒温疫,全家人都病倒了,连口开水也没人烧。在这样的艰难处境中,父亲毅然带病给我们烧水做饭,看得出父亲的心在流泪,但在我们面前他从不流泪。坚强的父亲仍一心扑在教学上,他以强烈的事业心来应对生活给他的种种磨难。在背负沉重的经济负担和艰难的生活困境中,有好心人跟踪我父亲,怕他熬不过这一难。父亲发觉后,坦然应对:他还有他的工作,他的学生,他不能因为个人的生活挫折而影响教学,放弃后半生。当时的父亲才刚四十出头。此后,父亲一边还债,一边抓养我们,为了我们不再受后娘的气,对前来提亲的媒妁之言,父亲都一一婉言谢绝。只是一心扑在教学上,常常工作到深夜。记得“四人帮”打倒的消息刚传到我们小县城,父亲兴奋极了,立即挥笔书写宣传标语和彩旗,整整一夜没合眼,第二天,他又带领学生上街游行。之后,他却病倒住进了医院。

每每到了星期天和节假日,常有人慕名求书,此时是父亲最高兴的时候,两张课桌并成书案,铺毡抻纸,濡墨落笔。好似行云流水而一气呵成。父亲习法二王,取其之长,并发扬光大,其书法含蓄内敛,稳重大方,无霸气傲气。在用笔过程中,时疾时缓,提按有度,刚劲有力,潇洒自如。观其书法,好似在欣赏音乐和舞蹈,从中得到极大的满足。当时父亲的书法已是妇孺皆知,而他从不收辛苦费,尤其对乡下农民,父亲更是自备纸墨。记得有一次,一位农村老大爷,用身上仅有的零钱,买了纸墨而无钱坐车回家,父亲得知后,爽快地将自己仅有的十元钱资助给这位大爷,当时老人感动得竟流出了热泪。那是父亲准备月底买面的全部资产。十元,在二十世纪七十年代,的确是能赔上用场的。因此原因,当时全家断顿,我们姊妹嘟哝着小嘴埋怨了好几天,如果不是好心的老师接济,我们真的要挨一周饿。书品如人品。在物质生活富裕的今天,父亲助人为乐的品德,实为可贵,的确是为师为文者学习的楷模。

父亲一生热爱书法,更热爱教育事业,尤其热爱他的学生。常常将孙六十,王引兄之类的学生名字更换为孙辉,王雅文之类。用他微薄的工资给学生征订报刊,购买学习用品。甚至将我们家唯一的红毯子,在寒冷的冬季到来时,当成教室门帘挂上去。学生的纽扣掉了,他会单独叫到办公室给一针一线地缝上,尽管他的衣服也无人缝补。他无一刻不想着学生,我们经常提意见:“把学生比我们疼爱多了”。父亲便笑着说:“我给你们积点德,让你们以后有个好饭碗。”父亲一直带班,他带班有两个习惯,一个是每天放学站好队,不论早晚,他都要让全班学生诵读古诗一首,然后列队回家。他最喜欢的一首诗是孟郊的《游子吟》,几乎每天让学生诵读一遍。“谁言寸草心,报得三春晖。”在潜移默化中,在学生们幼小的心灵上,培养了一颗感恩的心。另一个习惯就是每天中午放学后,他都要不辞辛劳地写满满一板名言精粹,或成语故事之类,让早来的学生摘抄到笔记本上,便于背诵。这样久而久之,学生积累了丰富的语言知识和写作素材。父亲历年带五六年级毕业班,他学识渊博,常常将小学语文课上得深入浅出,生动有趣。每次毕业会考成绩均在全县名列前茅。

父亲坎坷一生,清贫一世。县教育局曾几次任命他为庄浪一小的教务主任,他都干上一年半载,就自己辞退了。但他当班主任却当了几十年,而且津津乐道。他常说::“我不喜欢当大官,我就爱当娃娃头。就在他临去世的前一年,六十岁那年,还为生病请长假的老师顶课带班。父亲在教育事业上的最大贡献就是:曾在二十世纪五十年代,他和几位民教历经千辛万苦,克服了重重困难,在一穷二白的庄浪卧龙山集梁上,建起了山集梁小学。从教务到各年级的任教,从刻板印刷到编写教材,都是他承担主力(因为当时没有教本)。在父亲的熏陶和影响下,我们姊妹当中有三人走上了教育教学岗位,继承了父亲未尽的事业。

父亲一生勤劳善良,善于养花种菜,在他生活的周围,到处有鲜花盛开,除教学干家务之外,经常将校园内能开辟耕种的地方,都种上鲜花和蔬菜。有人这样评价父亲,“待到山花烂漫时,他在丛中笑。”的确如此,他不仅育人而且养花。然而,就在他即将退休,安度晚年之际,不料天妒英才,老人家猛然长辞。他没有享上一天清福,没有穿上我的一针一线,没有花上我的一分钱,没有来得及说最后一句话,就匆匆离我而去,给他的儿女们留下了终生遗憾,使人扼腕长叹。“子欲养而亲不待也!”痛哉!晚矣。追悼会上,各界人士自发前来,站满整整一操场,有的哭泣,有的默哀,有的痛苦地沉吟,来表达对父亲无尽的思念。

父亲的一生是平凡的,但却是平凡中的不平凡。能让许许多多人记住他的名字,能使千家万户挂上他的书法翰墨,能将他的学生遍布城乡各地,能把他的儿女们个个抚养成人。他,是不平凡的。父亲的笔名叫寒松,恰似凛冽的寒风中傲

立挺拔的青松一样,他一生坚强不

屈,知难而进。正如其学生所云:

遥忆先生启蒙醒,

音容笑貌犹在心,

翰墨天地春秋永,

松经霜寒叶更青。

这,就是我的父亲。他一生对教育事业的热爱和投入,永远激励着我们沿着他的足迹,在不平凡的岗位上,再接再厉,再创佳绩。


责任编辑:wangzizhen
上一篇:学 学 对 联
下一篇:戏 趣

相关文章

  • ·没有相关文章

相关专题

  • ·专题1信息无
  • ·专题2信息无
更多..·相关评论
    ·暂无相关评论
用户名: 游客: 电子邮件: 游客: 验证码:
评论内容:(100字以内)